All articles in 短篇詩、文、單元劇

短篇小說、散文、打油詩。

【36酵II】火蜥蜴與冬季慶典01-06

火蜥蜴上市啦:購買這邊去

01

火蜥蜴在他的窩裡,滾過來,又滾過去。滾過來,又滾過去。

「啊——嗚嗚嗚嗚嗚嗚,好煩喔,為什麼要下雨?」

現在是冬天,從海上吹來的風幾乎天天都夾著綿綿陰雨。又濕、又冷,而且到處都在滴水。冰冰冷冷的雨水滴到身上的話,會讓火蜥蜴超級痛的。

下雨天不能出門;家裡的玩具都玩膩了;電視上的節目,通通都不好看。火蜥蜴滾過來,又滾過去。

「嗷嗷嗷,嗚嗚嗚嗚……雨再這樣下下去,我就要死翹翹了啦……欸?有信欸。」

郵差不知道什麼時候來過了,從門洞塞了很多信封進來。

火蜥蜴的朋友很少會寫信來。因為得用防火紙來寫,才不會一下子就燒光光,實在太麻煩了。可是今天怎麼有這麼多信?

火蜥蜴拿著長夾子翻看丟進來的信堆。這些都是哪來的什麼東西啊?

Continue reading 【36酵II】火蜥蜴與冬季慶典01-06

【36酵】 放途 31-Fin

31 普莉絲緹

「我有聽過和妳相同的口音。」

當岔路口的老闆那麼說時,普莉絲緹的心跳似乎快了那麼一拍。她提醒自己,相同口音的某人不能證明什麼,但他或許真的曾經過這裡,她的老友。

說來也很奇妙,普莉絲緹其實不太確定,若她真的找到老友,要和他說些什麼?只是要確認他過得好,好告訴他說她也是嗎?

然而那個夢時時出現,直到現在都仍繼續驅使著她來到這裡,繼續前進。

總之,旅店老闆很親切,他不介意讓犯人們也能清洗乾淨,上桌吃飯。在岔路口,一切都關乎選擇,他說,而只要客人選擇和平,他也會和平相待。

但就在派餅即將上桌的時候,事情發生了。

普莉絲緹認為瑪塔應該做了什麼,但她不太確定那確切是啥。然而一路窩在瑪塔懷裡的雞,在她要放下牠入座時,扭動著跳了起來,發出一串不太像雞叫的聲音。

「啵啵咖嘎啊啊啊,我可以說話啦!哈哈!」

Continue reading 【36酵】 放途 31-Fin

【36酵】 放途 25-30

25 衛隊長官

名義上的人界是直到北界山的這一側,但我們實際涉足的範圍是它的山腳,而真正控制的地方,就得再退一些。

除了霜堡。

霜堡作為人界與北境的隘口,由北方諸國共同設置,控制北界山脈最為低淺的入山路徑,預警可能來自北境的威脅……巴啦巴啦巴啦,這些廢話你可以不用聽。重點是從這裡到霜堡之間,只有零星的農莊和崗哨。你們可以跟著運補的隊伍走,但我們不會直線往那邊過去。想節省時間,也可以考慮找貨車小販同行。

但不要找那種單人小販,也不要投宿天黑之後你「忽然發現」的旅店。這一帶只有一家旅店可以信任,名字叫「岔路口」。幾年前從別處遷來的。這家的飯菜好吃,招牌是派餅,不過重點是他們有辦法處理那些不懷好意的傢伙。

不用那麼緊張,大部分非人生物都不會主動來找你,只是普通的防人之心不可無,懂嗎?

那麼沒問題的話,就隨時可以出發啦。

Continue reading 【36酵】 放途 25-30

【36酵】 放途 19-24

19 普莉絲緹

最後他們就一起逛市集了。

普莉絲緹原本只是想和古爾德說一聲市集的事,然而他不但也有意逛逛,更在那一大片攤位前又露出那個隱約迷惘的眼神。總覺得放他一個在這亂逛好像不是很好。

繽紛的顏色、混雜的氣味,這市集和她故鄉的市集不太一樣,卻又很相像。她在油炸點心的攤位前停了下來。

「串炸……巨蜘蛛、鈴鐺菇和薊花?」她考慮了一下下:「不管了,來份綜合好了。」

「等等那是蜘……」

「試過才知道呀,跟我家鄉的蟹肉丸子看起來是差不多的東西。」

「蟹肉?」

「螃蟹呀,想想長得也和蜘蛛差不多。我有個老朋友說,」普莉絲緹點數零錢:「第一個看著螃蟹說『我看到寇珀斯的靈,怎麼樣我都要吃下去』的人一定很怪。但你看這攤生意,不會太糟的。」

人們跟隨食蛛勇者或食蟹勇者的腳步製作串炸,而她則跟著老友的腳步北行。卻不知老友可還在人世?

Continue reading 【36酵】 放途 19-24

【36酵】 放途 13-18

13 火堆旁邊

晚餐草草,雞暫逃一劫。守夜人旁火光黯淡。

「也許我不該繼續帶著她,霜堡離那邊太近了。」

「你是指北境入口,魔道起點。踏上魔道的人數眾多,而歸者希。」

「問題是他們回來之後能幹什麼。偉大的沙堤聖者是魔道士,但恐怖的尼克曼希也是。魔道行者加上瘋狂,會惹出什麼我想都不敢。」

「聖者沙堤的瘋狂不見得小於尼克曼希。我倆投入此行,在某些人眼中也是瘋狂。但我明白你的考慮。瘋狂有許多面向,有些最好還是避免。我也無權干涉你行使量裁,但你這麼問,表示你還有疑慮吧?」

「不要跟我說什麼每個人都有重頭來……」

「重頭來過的機會,也包含重新轉世的重頭來過。」

「所以你建議……」

「不,我無權干涉。我關注的是你的想法,你確定即刻行刑是唯一,或者此時最合適的作法嗎?」

「……不,我不知道。」

「但是你想做,為什麼呢?」

Continue reading 【36酵】 放途 13-18

【36酵】 放途 07-12

07 大媽

放下戒心之後,農舍的大媽對他們展現出滿腔的熱情。

「教士大人,是教士大人吶!」她說,多皺摺的一張臉紅彤彤的:「平常外人我怕,怕要是妖精扮來騙人的。但它們絕對不敢假扮一個戴著大神靈聖物的教士大人。」

她在戴著鎖鏈的犯人前遲疑了一下,但接著似乎便決定除了一個之外,其餘的幾個小女孩兒犯不了什麼大事。

「這裡已經歸馬諾阿大人管了。要找領主大人的話,你們朝那個方向去,看見那座形狀像撅屁股的山了嗎?朝那座山的方向直直地走,今天晚上前應該會到艾爾家廢棄的老房子,你們大概可以在那過夜。

「從艾爾家門口轉向北,很快就會接到大路上的,到時再沿路往西北走就行了。」

「什麼?你說艾爾老家怎麼了?」大媽嘆了口氣:「還不就他家那個妖精種的丫頭。」

「時間還早,你們吃頓飯,我告訴你們。」

Continue reading 【36酵】 放途 07-12

【36酵】 放途 01-06

01 楔子

「你聽過霜堡嗎?在北方,那個有狼與巨人出沒的地方,與其說城鎮,不如說是村落——霜一般易逝的,人類與北境間最後一道防線。」

「然後呢?」

「這個嘛——你可打算來趟旅行?單程的。」

「打算?你是說命令。」

「別這樣,你可以選的。」

「死或流放的選擇也是選擇啦。」

「其實你還有幾個其他選項——不過我們姑且就當作是這樣吧。」 他聳聳肩:「老實說,我個人建議你選絞架。不過呢,這裡有些人覺得應該要給你個機會。霜堡不受人類國家的律法管轄,那兒自有自己的規則。到了那邊之後,我們會當作你已經離開人世。

「絞架或霜堡,你喜歡哪個?」

Continue reading 【36酵】 放途 01-06

【OUaT】第二十一日

王宮的寶座上,國王悲傷地坐著。宮廷中長久不見人們的歡聲笑語。
然而一開始,那似乎是個禮物。
那位來自遠方的老人,帶來琉璃鑲嵌的金壺。壺中醇酒湧溢,能令飲者活力充沛,日夜不眠。越是斟取,越是加倍湧現。
心滿意足的國王將酒水賜予大臣,賜予將軍,賜予立功的騎士與顯要。
他們喝了又喝,未曾注意邪惡的端倪已悄悄浮現。
這年春天如往常地降臨王國,然而枝頭新芽並未如期萌發,田裡的種子生長得遲緩細小,而人們突然驚覺,已經一陣子沒有聽見新生嬰兒的哭喊聲響。 Continue reading 【OUaT】第二十一日

【OUaT】第二十日

打從心底溫暖的金黃派!
Continue reading 【OUaT】第二十日

【OUaT】第十九日

我是一把劍。
Continue reading 【OUaT】第十九日

【螞蟻】哀歌

螞蟻喜歡出門。
Continue reading 【螞蟻】哀歌

【螞蟻】學說話

螞蟻今天起了個大早。
Continue reading 【螞蟻】學說話

【螞蟻】阿母

「我要去洗個澡兒,你們兩個乖乖待在這邊。」
Continue reading 【螞蟻】阿母

【螞蟻】紅火蟻戰嚎

「哦窩喔喔喔……」
Continue reading 【螞蟻】紅火蟻戰嚎

【螞蟻】虎姑婆與大野狼

連續假期到了,爸爸和媽媽帶著螞蟻一起去看阿公阿嬤。
Continue reading 【螞蟻】虎姑婆與大野狼

【螞蟻】新玩具

L阿姨帶來了禮物。
Continue reading 【螞蟻】新玩具

【螞蟻】手手

啾吱吱吱,啾吱吱吱。螞蟻喜歡手手。
Continue reading 【螞蟻】手手

【螞蟻】蛋糕

出太陽了,螞蟻和媽媽一起上街。
Continue reading 【螞蟻】蛋糕

【螞蟻】晚餐

螞蟻喜歡芝麻。
Continue reading 【螞蟻】晚餐

【螞蟻】床邊故事

又到了床邊故事時間。
Continue reading 【螞蟻】床邊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