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管教案〈我被Google啦〉心得作業

今日的個案討論從一家服裝設計師品牌的人事聘僱案出發,然而討論進到中後段重點似乎不在於該特定人事聘僱的用或不用,而更多地關乎為了重整集團而空降的執行長與原經營團隊間的辦公室政治問題。

Continue reading 商管教案〈我被Google啦〉心得作業

《餐桌上的語言學家》閱讀隨筆

這本一開始好像是從噗浪讀嘛河道飄過來的不認識推薦,一看見馬上放到我的舒壓待讀清單。比《白目英格蘭》舒壓(白目英格蘭罵人語章節,被罵女巫的人要請地方官起訴自己來證明清白,實在太慘了……)

第一章講菜單用詞和餐廳價格的關聯性,仔細想想雖然我之前在噗浪破哏了,這邊還是先藏起來好了,X價位餐廳最話嘮。(欸)

第二章以美國(語言學家)人的觀點試圖辯解「鼻要再罵我們不學無術亂抄法文啦,我們只是跟歐洲對『entree』這個詞選了不一樣的延伸義而已啦嗚嗚」。原始意義是「入桌菜」,而當時宮廷入桌菜常常就是肉了。法國人延續了「開始」意味,而美國人延續了「肉」……我應該說難怪美國人平均比較胖嗎?(沒禮貌)

Continue reading 《餐桌上的語言學家》閱讀隨筆

商務教案〈當策略轉變成效不彰〉作業

艾蜜莉亞百貨一案中,主角奧古斯丁目前遭遇到的危機,是他所設計的轉型措施反應與進度均不如預期,因此原本支持他面對董事會其它成員的董事長也開始動搖了:

  • 四年的轉型計畫進行了一年,但店面整修工程只完成了10%。
  • 整修後第一季的業績不錯,但第二季開始以至於後續幾季便反轉下降。
  • 舊有客戶似乎感覺誠實標價的新政策傲慢(為什麼?覺得被鄙視?)
Continue reading 商務教案〈當策略轉變成效不彰〉作業

[課堂心得]AI與金融

這堂課老師給了三個帶回家的問題如下:

對金融界的喜與憂

目前任務性的人工智能運作,主要回應一開始對其所輸入的目的。而目前聽到的金融應用,最吸睛的目的是機器選股或產業分析,而求取「金錢回報的最大化」,而並不討論這些金錢回報的背後目的為何。似乎就是以錢滾錢,而且這些錢還是電子訊號錢,虛無飄渺地飄浮在雲端,反覆再投資而從未著陸。

Continue reading [課堂心得]AI與金融

〈XX發大財〉教案遊戲心得

因為老師的這個教案遊戲似乎用了一陣子,而且有些細節最好第一輪遊戲的時候先不要破梗比較好,所以這邊我把名稱打了馬賽克再修改一下。

Continue reading 〈XX發大財〉教案遊戲心得

《每具屍體都會留下痕跡》讀後

一開始在噗浪河道上看見有一兩個朋友在讀,但是沒有特別留心。後來在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匠粉專那邊又看到一次,也不是直接看到書介,是尼安德塔那邊,會習慣在科普文章裡面穿插幾個稍有聯想,但沒有直接相關的文章連結,從那邊連到書介的。看著覺得有趣,就放進待讀清單裡面了。

然後因為認真的介紹好像尼安德塔石匠講得差不多了,所以我這邊就偷懶省略,只講其餘部分好了。簡單地說這是讀起來自傳意味蠻濃的一本,相當可愛。然後,花粉阿嬤意外地超會放閃啊!

Continue reading 《每具屍體都會留下痕跡》讀後

《親子共熬一鍋故事湯》讀後

其實本來沒想買這本書,只是我有一堆年底到期的讀墨紅利點數,很難花。後來就拿一部分換了一本《親子共熬一鍋故事湯》。本來以為是親子共讀版的心靈雞湯的……不它有夠硬核。(欸)

第一部分引用一堆研究是嬰兒共讀對小孩將來成就的影響。其中最久的追蹤到四十歲之後,最大規模的可能是英國的閱讀起步走公共政策,直接發書到儘可能多的新生兒家庭,包括沒有固定住址的吉普賽人也想辦法盡量發到。

Continue reading 《親子共熬一鍋故事湯》讀後

《火蜥蜴的冬日節假期》的一些作者碎念

火蜥蜴要出實體書了,這邊先來打個書,請大家多多捧場支持一下欸嘿。購書連結下收文章尾端。

說起來很妙,對於作品的解讀詮釋,我自己當讀者的時候是偏向作者不要解釋太多派的,畢竟菜都端上桌了,你管我蒸蛋要光滑美麗的吃,還是當醬汁和飯攪在一起醜陋但美味的吃。(←是個去fine dinning餐廳可能會被趕出來的傢伙。)

但是輪到自己出書的時候,好像嘴巴還是憋不住的很大,一直想講我在這埋了什麼、我在那放了什麼,你們有看到嗎?(這人好煩)

是說既然電影都可以拿導演碎念版來當DVD特典了,那我這邊也來碎念一下好了。(欸)希望白爛程度不會比〈公主與狩獵者〉的導演講解版更糟。(「火是生命的象徵,她很努力在點火演得真好,這邊會和結尾人民心中的火相呼應。」一轉頭中場反派放火燒村啦哈哈哈。)

所以以下是一些作者自己埋得很爽,但是也就僅止於自爽的地方。

Continue reading 《火蜥蜴的冬日節假期》的一些作者碎念

第十八屆優質企業理念與價值創造研討會上午場心得(和碎念)

智慧零售與未來(詹宏志)

今年(2020)的疫情,儘管在台灣感受相對不明顯,但將大幅影響世界的消費習慣與商業模式。

詹董事長觀察到,消費者在網路電商的購物反應,似乎較實體商店來得更加快速。當一月二十一號台灣宣布第一例確診病患時,當晚網路家庭商店內的防疫庫存於兩小時內完售。相比實體便利店,似乎要到二十三日,才有找不到口罩的情況。

這種現象或許有幾種可能原因:

Continue reading 第十八屆優質企業理念與價值創造研討會上午場心得(和碎念)

《銀河騎士傳》VS《人類三部曲》——從複製子的觀點(下)

下半開始我們來談談合作的概念,特別是大規模合作。然而既然合作的意思是「大家一起做」,就會面對「那什麼算一個」的問題。

先從比較微小的層級開始。基因是一段DNA,一段DNA其實意思和一段文字差不多。它可長可短,上面的內容可能是蛋白質線性結構的食譜、開關此段轉錄的註記、純粹的亂碼。或是高興的話,用人造方式寫上「Hollow world」或大英百科全集也可以。

不過目前一般常用的操作型定義通常是「一個基因對應一個蛋白質」。

Continue reading 《銀河騎士傳》VS《人類三部曲》——從複製子的觀點(下)

《銀河騎士傳》VS《人類三部曲》——從複製子的觀點(上)

貳瓶勉的作品一向不是很好懂,除了《銀河騎士傳》算是有頭有尾的結束了之外,其它的幾本我還真看得一頭霧水——是那種「喔喔好像很厲害,但是我還是不知道這到底在幹嘛啊?」的一頭霧水。

這個「好像很厲害」感到底是從哪裡來的呢?或許和他筆下呈現的宇宙風景有關吧?那是一個荒涼、充滿危險,間夾雜以各種破敗,卻又在夾縫中開出各種奇異來的世界。在那裡,人與「怪物」(經常由被稱為奇居子的……呃東西擔綱)似乎有著恆久的對抗,但仔細挖掘下去,「人」與「怪」間的分野卻逐漸模糊。你以為那是和你我一般無二的人類,看下去,其人長出了奇居子孢衣,或身上冒出電腦端子的機率……其實還有點大。那不是個糾結「生化人是否會夢到電子羊」的年代,在那年代,生化人理所當然就是我們之一,不需要任何腳註或標籤。即使《銀行騎士傳》作為相對好懂的一套,裡面的人類稍微接近你我一點(但是他們會行光合作用),然而也可以預見他們長出孢衣的年代不遠。

Continue reading 《銀河騎士傳》VS《人類三部曲》——從複製子的觀點(上)

雜夢紀錄

夢到在實際上不存在的我家後面雜草/樹空地(有點像我老家公寓旁邊的雜樹空地但是草多樹少,有勉強的跳石小路可供通行這樣)碰到外國籍網友P。很驚訝地一邊打招呼,一邊一起走。發現原來P 搬來台灣了,然後就住我家附近。於是決定到我家繼續聊。結果回家路上又再碰到另一位網友 E。

Continue reading 雜夢紀錄

Megan Whalen Turner 的《小偷》(小魯版譯《神偷》)

因為書名太簡潔了,原文就是《The thief》,中文不管用《小偷》還是《神偷》,單用書名下搜尋應該會看到海量無關的資料。只好把作者名字放上來容易識別啦。

這本書我手上的版本是 2004 年新苗的版本,當初是在地下街回頭書大特賣,好像是五本一百元之類的特價堆裏頭撿回來的。初讀只覺得不過不失,一點點可愛但是好像也沒有什麼特別亮點的小品……但誰知道偶爾再翻,越翻越覺得其實頗有點滋味,實在可愛太可愛了啊。(嗯咳,收起你的癡阿姨口水。)

Continue reading Megan Whalen Turner 的《小偷》(小魯版譯《神偷》)

【36酵II】火蜥蜴與冬季慶典01-06

火蜥蜴上市啦:購買這邊去

01

火蜥蜴在他的窩裡,滾過來,又滾過去。滾過來,又滾過去。

「啊——嗚嗚嗚嗚嗚嗚,好煩喔,為什麼要下雨?」

現在是冬天,從海上吹來的風幾乎天天都夾著綿綿陰雨。又濕、又冷,而且到處都在滴水。冰冰冷冷的雨水滴到身上的話,會讓火蜥蜴超級痛的。

下雨天不能出門;家裡的玩具都玩膩了;電視上的節目,通通都不好看。火蜥蜴滾過來,又滾過去。

「嗷嗷嗷,嗚嗚嗚嗚……雨再這樣下下去,我就要死翹翹了啦……欸?有信欸。」

郵差不知道什麼時候來過了,從門洞塞了很多信封進來。

火蜥蜴的朋友很少會寫信來。因為得用防火紙來寫,才不會一下子就燒光光,實在太麻煩了。可是今天怎麼有這麼多信?

火蜥蜴拿著長夾子翻看丟進來的信堆。這些都是哪來的什麼東西啊?

Continue reading 【36酵II】火蜥蜴與冬季慶典01-06

食譜挑戰之《小家微食堂》1 – 大阪燒

這麼多年陸陸續續買了好多食譜,但是其實好像都不太乖乖照做。雖然沒看過〈美味關係〉的電影,不過總覺得一本食譜從頭做到尾的概念感覺好酷啊。(欸這張照片裡少了《料理實驗室》,推理工宅吃貨一下。)

Continue reading 食譜挑戰之《小家微食堂》1 – 大阪燒

《麵包的藝術》波本麵包改白蘭地麵包

白蘭地麵包

長輩放在我這兒的白蘭地沒人喝,瓶蓋就豪邁的壞了。(欸)緊急把酒用茶包紙濾出來,然後只好努力的料理了。

Continue reading 《麵包的藝術》波本麵包改白蘭地麵包

【36酵】 放途 31-Fin

31 普莉絲緹

「我有聽過和妳相同的口音。」

當岔路口的老闆那麼說時,普莉絲緹的心跳似乎快了那麼一拍。她提醒自己,相同口音的某人不能證明什麼,但他或許真的曾經過這裡,她的老友。

說來也很奇妙,普莉絲緹其實不太確定,若她真的找到老友,要和他說些什麼?只是要確認他過得好,好告訴他說她也是嗎?

然而那個夢時時出現,直到現在都仍繼續驅使著她來到這裡,繼續前進。

總之,旅店老闆很親切,他不介意讓犯人們也能清洗乾淨,上桌吃飯。在岔路口,一切都關乎選擇,他說,而只要客人選擇和平,他也會和平相待。

但就在派餅即將上桌的時候,事情發生了。

普莉絲緹認為瑪塔應該做了什麼,但她不太確定那確切是啥。然而一路窩在瑪塔懷裡的雞,在她要放下牠入座時,扭動著跳了起來,發出一串不太像雞叫的聲音。

「啵啵咖嘎啊啊啊,我可以說話啦!哈哈!」

Continue reading 【36酵】 放途 31-Fin

【36酵】 放途 25-30

25 衛隊長官

名義上的人界是直到北界山的這一側,但我們實際涉足的範圍是它的山腳,而真正控制的地方,就得再退一些。

除了霜堡。

霜堡作為人界與北境的隘口,由北方諸國共同設置,控制北界山脈最為低淺的入山路徑,預警可能來自北境的威脅……巴啦巴啦巴啦,這些廢話你可以不用聽。重點是從這裡到霜堡之間,只有零星的農莊和崗哨。你們可以跟著運補的隊伍走,但我們不會直線往那邊過去。想節省時間,也可以考慮找貨車小販同行。

但不要找那種單人小販,也不要投宿天黑之後你「忽然發現」的旅店。這一帶只有一家旅店可以信任,名字叫「岔路口」。幾年前從別處遷來的。這家的飯菜好吃,招牌是派餅,不過重點是他們有辦法處理那些不懷好意的傢伙。

不用那麼緊張,大部分非人生物都不會主動來找你,只是普通的防人之心不可無,懂嗎?

那麼沒問題的話,就隨時可以出發啦。

Continue reading 【36酵】 放途 25-30

【36酵】 放途 19-24

19 普莉絲緹

最後他們就一起逛市集了。

普莉絲緹原本只是想和古爾德說一聲市集的事,然而他不但也有意逛逛,更在那一大片攤位前又露出那個隱約迷惘的眼神。總覺得放他一個在這亂逛好像不是很好。

繽紛的顏色、混雜的氣味,這市集和她故鄉的市集不太一樣,卻又很相像。她在油炸點心的攤位前停了下來。

「串炸……巨蜘蛛、鈴鐺菇和薊花?」她考慮了一下下:「不管了,來份綜合好了。」

「等等那是蜘……」

「試過才知道呀,跟我家鄉的蟹肉丸子看起來是差不多的東西。」

「蟹肉?」

「螃蟹呀,想想長得也和蜘蛛差不多。我有個老朋友說,」普莉絲緹點數零錢:「第一個看著螃蟹說『我看到寇珀斯的靈,怎麼樣我都要吃下去』的人一定很怪。但你看這攤生意,不會太糟的。」

人們跟隨食蛛勇者或食蟹勇者的腳步製作串炸,而她則跟著老友的腳步北行。卻不知老友可還在人世?

Continue reading 【36酵】 放途 19-24

【36酵】 放途 13-18

13 火堆旁邊

晚餐草草,雞暫逃一劫。守夜人旁火光黯淡。

「也許我不該繼續帶著她,霜堡離那邊太近了。」

「你是指北境入口,魔道起點。踏上魔道的人數眾多,而歸者希。」

「問題是他們回來之後能幹什麼。偉大的沙堤聖者是魔道士,但恐怖的尼克曼希也是。魔道行者加上瘋狂,會惹出什麼我想都不敢。」

「聖者沙堤的瘋狂不見得小於尼克曼希。我倆投入此行,在某些人眼中也是瘋狂。但我明白你的考慮。瘋狂有許多面向,有些最好還是避免。我也無權干涉你行使量裁,但你這麼問,表示你還有疑慮吧?」

「不要跟我說什麼每個人都有重頭來……」

「重頭來過的機會,也包含重新轉世的重頭來過。」

「所以你建議……」

「不,我無權干涉。我關注的是你的想法,你確定即刻行刑是唯一,或者此時最合適的作法嗎?」

「……不,我不知道。」

「但是你想做,為什麼呢?」

Continue reading 【36酵】 放途 1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