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酵】 放途 13-18

13 火堆旁邊

晚餐草草,雞暫逃一劫。守夜人旁火光黯淡。

「也許我不該繼續帶著她,霜堡離那邊太近了。」

「你是指北境入口,魔道起點。踏上魔道的人數眾多,而歸者希。」

「問題是他們回來之後能幹什麼。偉大的沙堤聖者是魔道士,但恐怖的尼克曼希也是。魔道行者加上瘋狂,會惹出什麼我想都不敢。」

「聖者沙堤的瘋狂不見得小於尼克曼希。我倆投入此行,在某些人眼中也是瘋狂。但我明白你的考慮。瘋狂有許多面向,有些最好還是避免。我也無權干涉你行使量裁,但你這麼問,表示你還有疑慮吧?」

「不要跟我說什麼每個人都有重頭來……」

「重頭來過的機會,也包含重新轉世的重頭來過。」

「所以你建議……」

「不,我無權干涉。我關注的是你的想法,你確定即刻行刑是唯一,或者此時最合適的作法嗎?」

「……不,我不知道。」

「但是你想做,為什麼呢?」

14 衛兵的故事

是筆記,尼克曼希的筆記。

你知道幾年前在灰谷被剿滅的操屍巫師嗎?他不知怎麼撕到了兩頁尼克曼希的筆記而受通緝,最後在灰谷落網的事情?這些細節我事後才知道,但當時我人就在那裡。

我——我們是灰谷當地的常備駐軍,那天收到上面下來搜山的命令。行動剛開始的時候沒有什麼異樣,直到它們包圍了我所屬的小隊。

雷電擊殺的啊,我們原本以為我們要找的是人,一個人。

包圍我們的是一群活屍。

我的小隊長,我的……大哥里德,要我單兵突圍回去通報大隊。但等我帶著大隊和教士回來……已經來不及了。

事情結束之後,我獲得晉升。他們甚至還給了我一個長假,讓我可以帶著他,帶著里德回老家一趟。

里德說他們會撐住。我到現在都不確定,他那麼說究竟是……我那時候,應該跟他們一起的。

總之,死掉魔道士的兩頁筆記就搞成這樣。我不想冒險再弄出活的。

15 某辦公區

「一個尉官、一個教士,四個有專業技能的犯人。他們真的是超級努力才湊到你們幾個的,是吧?」

「呃……」

「算了,至少他們終於找到合格教士了。霜堡那個教區應該缺人缺很久了。嗯,講起來你最好稍微小心一下你帶的那個。

「前一個上任的,聽說在這一站就後悔了,狂嚎著要回家,最後是被捆著送去的。那年我還沒生呢,那樣子肯定精彩,嘖嘖。」

「……嗯。」

「你是那種不太愛說話的類型,是吧?」長官把文件翻到最底,啪咚押上印鑑:「好啦,拿去吧,另外用這領補給,知道哪裡領嗎?附帶一提,這裡是你經過會有市集的最後一站。明天正好有開,我建議你把握機會,多待一天逛逛。等過這村就沒那店了。

「但是離開邊界前可別逃兵啊,我不喜歡額外工作。要是給我找了什麼麻煩,」長官身體前傾,露齒微笑,眼睛反射隱約綠光:「我們一定會找到你,我保證。」

16 另一個辦公區

「他們說總算找到願去霜堡教區服事的人,沒想到是這麼年輕的姊妹。」

「哪裡的靈魂有需要,我就到哪兒。」

「這是標準答案,但有時不見得……正確。」長者微笑:「你是南方城市來的,這一路奔波辛苦,可有碰到什麼——沒碰過的麻煩?」

「呃,我……差點得幫忙殺雞?」

殺雞的困擾惹得年長的教士笑了個開懷,好不容易抹抹眼角,正色過來:「唉,你可能覺得自己受到感召。北境的召喚帶走了我們一些兄弟姐妹,他們通常是我們之中最好的那些。

「但也有些人自認受到感召,卻沒準備好。不曉得你知不知道,前任派駐霜堡的弟兄,他個性認真,卻在離境前發狂反悔,但那時也來不及了。

「你還會遇到更多的魔怪與試煉,希望你對這個決定的信心足夠堅定。

「我似乎有點太過洩氣了,明天這裡有場市集,是到邊界前最後的一個。出發前,你可以考慮逛一逛,散個心。」

17 杰洛

杰洛希望那群無賴可以趕快結束喧嘩,安靜下來。這樣他才能專心編他的故事。

說書人的收入不如獄卒穩定,可他還是想當。雖然他的故事連他獄卒那份工的無賴常客們也沒有興趣聽。

他們比較愛聽的故事,是問沒見過的新犯人幹了什麼,順便騷擾他們。大部分都是些偷雞摸狗賴賬盜獵之類。喔,上回還有個搞錯時間,在公共場合抖地毯的傢伙。

不過這回的犯人可是要送去霜堡的重刑犯。大概不會就這樣任他們欺負吧?

是說那個男的看來挺普通的,那三個女的外表更不像是什麼兇惡的角色。這樣一想就連杰洛也好奇起來了。究竟是犯了什麼事呢?應該比抖地毯和非法攜帶鮭魚什麼的來得精彩。

衛隊長官會知道的,但是問他的話,搞不好反而惹他故意吊杰洛胃口。

杰洛豎起耳朵,想聽聽無賴們這回能不能挖出些什麼。

「閉嘴!」喔喔,是男的那個。「那些瘋婆子和我沒關係!」

18 陶匠的故事

什麼皮條客,我可是個陶工,細陶工!作品你們存整年也買不起的那種。我都是為了我的葛蒂絲。

姘你媽的ㄆ……葛蒂絲是織工的女兒,織工!作品……夠了!你們閉嘴我才講。

姆,那年我十歲,她的帽子被風吹走了。白色的小帽子,上面繡著花。我幫她撿了回來,而她對我笑。從此我就知道自己非她莫屬。

要娶織工的女兒,我至少得是個陶匠。於是我在師傅家門求了三天三夜,挑水劈柴,終於讓師傅點頭。為了能配得上她,我認真學習,提早出師。

我在她窗下守夜,就像騎士故事。我守護她晚歸身影,就像騎士故事。我在節日準備她的胸像和花朵,就像騎士故事。

我做這麼許多,她卻答應了銀匠的求婚!

為什麼她要踐踏我的真心?那夜我帶著小刀,想死在她的面前。但她尖叫了。她尖叫:又是你!銀匠衝了進來。

他們說我謀殺,但那是意外,我只想他們安靜聽我說完而已。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