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酵】 放途 25-30

25 衛隊長官

名義上的人界是直到北界山的這一側,但我們實際涉足的範圍是它的山腳,而真正控制的地方,就得再退一些。

除了霜堡。

霜堡作為人界與北境的隘口,由北方諸國共同設置,控制北界山脈最為低淺的入山路徑,預警可能來自北境的威脅……巴啦巴啦巴啦,這些廢話你可以不用聽。重點是從這裡到霜堡之間,只有零星的農莊和崗哨。你們可以跟著運補的隊伍走,但我們不會直線往那邊過去。想節省時間,也可以考慮找貨車小販同行。

但不要找那種單人小販,也不要投宿天黑之後你「忽然發現」的旅店。這一帶只有一家旅店可以信任,名字叫「岔路口」。幾年前從別處遷來的。這家的飯菜好吃,招牌是派餅,不過重點是他們有辦法處理那些不懷好意的傢伙。

不用那麼緊張,大部分非人生物都不會主動來找你,只是普通的防人之心不可無,懂嗎?

那麼沒問題的話,就隨時可以出發啦。

26 貨車小販

趕貨車的姊妹說起話來一搭一唱,兩人一起呵呵笑的時候,感覺很是熱鬧。

「你們帶了一隻雞,還幫牠準備了一小包穀子啊?呵呵呵。」「也不錯啦,帶到岔路口哪邊,看看大廚可以變出什麼花樣。」「噢噢這樣也是呢,到岔路口之前養胖一點好了。」

「你問岔路口啊?嗯,老闆很帥。」「非常帥啊,小哥你也不差了,不過跟大叔比起來……嗯,得再歷練歷練。」「噢,還有大廚,我們固定會定他幾個派路上吃,甚至有人要跟我們買那些派。」「蘋果派人人會做,但是岔路口的派就是不一樣啊。」「他那個純銅的煮糖鍋還是我花了不少功夫弄到的。」

「啊,講到這個,你們都是南方來的吧?」「是嘿!」「大廚不太常露臉,但是萬一碰到大廚,請你們注意保持禮貌。」「嗯,不要大驚小怪。」

「嗄你說大廚怎麼了?」「他好得很啦!」「嗯,這樣講吧,就他長得南方人看不習慣而已。」

27 奇肯

奇肯好幾次都以為自己死定了。他身陷囹圄,而且他們一直盤算著什麼時候宰他合適。

但他也就這麼逃過好幾次了,實在堪稱奇蹟。更好的是,這些人一直帶著他往北走,帶著他離老地盤越來越近。

他的好運會在岔路口用完嗎?一個旅店大廚肯定不會有什麼沒心情或沒時間殺雞的問題。奇肯得好好想個辦法避免那個結果。

那個士兵就別想了,他看著奇肯的眼神裡根本寫著食譜。奇肯本來對那個神職女孩還抱著點期望,但這幾天她完全對他的獻媚毫無反應,感性程度遠不如好些他認識的老樹頭。

他得換個目標才行。

下一次餵食的時候,他找到一個空隙,趁亂鑽進那個小個子犯人的懷裡。想辦法表現出他們可以辨識的驚恐與可憐。

「啵,啵啵啵,啵。」

奇肯的舉動引起一場小小的騷動。而他的目標愣了一下,瞪大眼睛,很快抱住了他。

「噢,小乖乖。」她說。

28 古爾德

這下好了,那個雷電擊殺的瘋女巫抱著他們的雞不肯放手,嘴裡小乖乖小乖乖的唸個不停。

然後那個殺人療者竟然還幫著說話,說那雞或許有幫助什麼的。明明就瘋到分不清嬰兒和雞了,古爾德真的應該帶著這樣的人去霜堡嗎?然而普莉絲緹確實說服他魔道士的稀有性了,那麼為了她喜愛一隻雞而考慮處決她,反而讓古爾德開始覺得自己有點糟糕。

講到普莉絲緹,她竟然也對瘋女巫抱雞的事情不置可否,不,她可能甚至也是贊成的。只是總算她還是顧慮到那可能對行程造成的拖累,和那女巫約定了:她可以照顧那隻雞,但如果她因為雞的重量而拖慢行程,那麼雞就得綁回驢子後面。

不知道是不是古爾德的錯覺,他總覺得當他們讓女巫留下雞的時候,那隻雞窩在女巫胸口,以某種方式露出了得意的表情。

雞有表情嗎?雞應該是沒有表情的,不是嗎?

29 瑪塔

小乖乖是隻雞,不是她的寶寶。瑪塔其實心裡清楚。

但是能抱著這麼一個溫軟的小東西,感覺還是挺不錯的。所以她沒有放手。

他們花了一點時間試圖帶走乖乖,但是沒有非常堅持。只是要她不能拖累行程。這又有什麼問題呢?她抱著小乖乖,輕輕地搖,小傢伙很妥貼地靠在她身上,花不了多少力氣。

牠實在太過溫馴了。瑪塔低頭看著小乖乖。這是隻雞沒錯,一隻小公雞,有著漂亮柔軟的紅褐色羽毛。但在這雞型之內……似乎有什麼東西,隱藏得非常之好,很容易就會錯過。

瑪塔有些懷疑那是自己想像出來的東西。她哼著搖籃曲,把臉貼著雞背,鼻尖埋進羽毛。感覺到細小的心跳與雞毛的氣味。

以及一絲魔法氣息,她不識得的魔法。

「你不是雞,至少不是普通的雞。」瑪塔輕聲地說,用只有自己聽得見的音量:「那麼你是什麼呢?」

30 希樂

希樂看著瑪塔低聲對著那隻雞說話,絮絮叨叨地似乎很是忙碌。看樣子讓她有些屬於自己的東西能照顧,確實能幫助她穩定情緒。

但這情況在他們下一次暫停的時候開始起了變化。彼時貨車小販正忙著和農場主人討價還價。他們便窩在驢子旁邊,歇腳等待。瑪塔抱著雞,寵溺的模樣看起來和稍早沒什麼不同,但希樂很確定自己聽見瑪塔念咒。

魔法的事情可大可小,防止嬰兒夜驚咒或乖乖吃飽不吐奶咒什麼的,其實每個地區都有。但希樂懷疑瑪塔現在使用的是這類咒語。瑪塔或許有時瘋狂,但她絕對不笨。希樂不認為她真的混淆了雞和嬰兒。她從來不曾用孩子的小名稱呼那隻雞。

讓守衛知道這事可能不太好,他人在近旁,不過似乎沒有發現。那麼教士有注意到嗎?她被農場的人拉走,圍繞著說話,或許更不容易發現這件事情。

她應該繼續觀察,還是提出警示呢?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