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酵】 放途 31-Fin

31 普莉絲緹

「我有聽過和妳相同的口音。」

當岔路口的老闆那麼說時,普莉絲緹的心跳似乎快了那麼一拍。她提醒自己,相同口音的某人不能證明什麼,但他或許真的曾經過這裡,她的老友。

說來也很奇妙,普莉絲緹其實不太確定,若她真的找到老友,要和他說些什麼?只是要確認他過得好,好告訴他說她也是嗎?

然而那個夢時時出現,直到現在都仍繼續驅使著她來到這裡,繼續前進。

總之,旅店老闆很親切,他不介意讓犯人們也能清洗乾淨,上桌吃飯。在岔路口,一切都關乎選擇,他說,而只要客人選擇和平,他也會和平相待。

但就在派餅即將上桌的時候,事情發生了。

普莉絲緹認為瑪塔應該做了什麼,但她不太確定那確切是啥。然而一路窩在瑪塔懷裡的雞,在她要放下牠入座時,扭動著跳了起來,發出一串不太像雞叫的聲音。

「啵啵咖嘎啊啊啊,我可以說話啦!哈哈!」

32 威沙

威沙喜歡岔路口的食堂。在這一個人喝點小酒,配個點心,再跟老闆閒扯幾句。如果老闆願意雇個欺負起來反應夠可愛的跑堂小妹或小弟就更好了,可惜他總說不缺人手。

但今天食堂比平常吵得多。

仔細一看,有隻雞在桌上啼。不,牠說話呢:「聽好了,你們這些……」這時老闆灑了幾顆豆子,那雞跳下桌,追起豆子來:「可惡,我說聽……嗯嗯好吃。」

老闆抬頭看見威沙,顯然有點開心:「太好了,我正想找你呢。這傢伙怎麼看?變形詛咒?」

威沙點頭,麻煩的不是詛咒,而是被詛咒的傢伙是誰,又惹了誰。

說雞是流放霜堡囚犯的寵物。聽過專長犯人帶著他們的職業工具,帶寵物還真是沒聽過。帶隊的士兵說是半路收到當存糧的禮物。

如果詛咒者原意要雞被吃,早點吃掉這雞可能麻煩會少一點。

「先吃飯!」威沙說:「空肚子不能工作。然後我們得搞清楚那隻雞的來歷。」

33 雞的故事

你們這些傢伙竟然無視我,把我關在雞籠裡晾著?我可是偉大的奇肯.艾提克.塔克歐.伊斯奇伯爵!

我如何失去我驚人的美貌,變成這副德性?這個說來話長,我原本在我的領地,每天過著……什麼?講重點?總之那個混帳之神米斯契來到我的面前,說:「嘿,奇肯,聽說你覺得自己比我行?」

開玩笑,以我爺爺的爺爺名譽起誓,我奇肯從來沒有在怕戰的,想比什麼我都奉陪。

那是連續七天七夜超級精彩的大鬥法,我們先比了偷竊。我偷到他的錢袋,但他卻只偷到我的丁字褲,還說什麼「你不知道金髮妖精的丁字褲,即使男的還是比偽幣錢袋值錢嗎?」之類的托辭……什麼?又要跳過講重點?那可是超級精彩的大鬥法欸!

總之激鬥十天十夜之後,我變成一顆棉籽,米斯契馬上颳起一陣大風,把我往南吹了不知多遠,一落地就被農舍的母雞吃了。我躲進雞蛋,孵了出來,直到被送來這裡。

34 小組會議

「有點麻煩啊。」老巫師搓揉鬍子:「高等妖精的話,如果殺害他,大概會從屍骨殘渣裡長成什麼繞回來復仇。尤其他沒辦法對神復仇,可能就改成遷怒別人,像是我們。

「但幫他太多的話,或許就換成得罪神明了。教士小姐,你對米斯契的性格應該比我熟?」

「旅人之神熱愛冒險、曲折和戲劇化的生命體驗。但是我以為這種故事……」

「只是上古寓言?對人間來說是的,但是在北境就難說了。」

教士的表情動了一下,但最後沒有說話。

「我們得決定如何處理不會得罪他們雙方。至少不能得罪得太過分。」

「我們……讓他的冒險更曲折,但是要用不會引起他怨恨的方式?」

「直接放走算了。」

「不夠曲折,而且他可能會感覺被遺棄。」

「……有沒有什麼辦法,讓他變成人形,不是變回高等妖精,而是普通的人類?人的一生應該夠曲折多變了?」

「我覺得可以。」

35 一次說明

「尊貴的奇肯大人,我們想出了兩種方法,可以讓您變成人形。

「天神下的變形詛咒,我等凡人難解,但或許可以稍微逆轉部份。在正七邊型的每一個端點使用正確的焚香與經文持續七七四十九天的齋戒,如果不出差錯的話,或許會有效果。欸,應該會有效啦。只是您也知道,那一位的個性……

「方案二……是派,嗯,您知道的,雞肉派。和您轉生為雞一樣,借用適合的女性子宮為您孕育人形。」

妖精雞顯然對兩個方案都不甚滿意。絮絮滔滔地抱怨了好一陣子之後,牠表示:派裡得包含有完整的心臟與肝,不能漏吃;保留雞毛,作為牠將來的戰盔羽冠;養母人選最好是個公主。

保險起見,牠所有要求都被小心的記下,並適當地被不遵守:心肝各殘一角黏在刀背;雞毛保留,旅店老闆保證做成精美荷包;而養母人選……

「小丫頭,妳確定?」

「嗯,我會讓他回來。」嬌小女犯微笑。

36 古爾德

別過岔路口的殷勤招待——事實上他們做的遠超過普通的殷勤,光是處理那隻妖精雞,古爾德就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他們和那位老巫師。

特別是大廚,古爾德從沒想過,處理妖精作祟竟然還可以靠廚刀。雖然他確實偷偷給大廚的怪物長相嚇了一跳,但那刀法、處理派皮的手法和不藏私的食譜!

然而和魔怪的作戰顯然比他原本想像的複雜許多。雞可能不只是雞,怪物可能是盟友,瘋女巫成了老巫師相見恨晚的「聰明小丫頭」,而刀劍與咒語不如廚刀與烤爐。

老巫師後來給了瑪塔一籠鴿子,要她保持聯絡,回報奇肯的情況如何演變。古爾德忍不住想,當那妖精以嬰兒之姿重生之後,它又會是盟友還是敵人?

等到了霜堡之後,他應該還有好幾個月的時間,可以好好想一想吧?

古爾德檢查驢子背上的行李,吆喝一聲,趕著牠踏上旅途。米斯契保佑,關關難過關關過啊。

Fin 尾聲

木造的圍牆低矮而稀疏,與其說是城牆,更像是籬笆,能直接看見裡面簇狀群聚的小屋與之間點綴的幾座瞭望塔。

然而固定圍牆木柱的,是打著聖結的儀式草繩。

更遠一點的後面,是層疊險峻的山巒,上覆霜雪,可以隱約看出低矮的地方。

「從這裡往北,就是魔物生長的地方。」守門的衛兵拉開大門:「歡迎來到霜堡。」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