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的錯落(End)& NG

目錄

居然要我出來當什麼誘餌?
黃泉無聊地踢著路邊的小石子。
不過,做得也還真絕。居然把盜團解散了……唉,那這樣以後叫我去哪勒?真希望能早點脫離這種奇怪的情況……唉,本來還以為這可能是藏馬設計來測試我的,可是現在看來是玩真的了……啊……說不定等一下我就會醒過來發現這只是個怪夢……我以前都沒發現原來像這種當誘餌的事情比看家還無聊。尤其連到底有沒有殺手會出現都不知道的時候……

這傻子就是這次的目標嗎?躲在樹叢裡的丹簇看著黃泉在那無所事事的晃來晃去。看來這比我原本想得還簡單。他安靜地把弓弦上緊,搭上了箭。看我這就用百步穿楊送你回老家。
「喂!」一個聲音突然從丹簇的身後傳來:「你想幹嘛?」
「什麼!」丹簇大吃一驚,手一抖,箭就射偏了。他急急回過頭,只見一個一身黑衣的矮個子站在面前。而被箭驚動的黃泉也跑了過來:「原來還真的有殺手耶!」
「你逃不掉了。」丹簇突然覺得這小個子看來比他的實際身高還要高大得多……
「那麼接下來該用什麼樣的劇本好呢?」
「噯,為什麼我總覺得你好像能……不,是你表現得好像能操縱時代的演變一樣?」
「沒錯,我是可以。」
「可是……」
「如果說從當下的社會狀況能預測接下來的發展潮流,這妳能接受嗎?」
「是可以,但是……」
「那改變當下的社會狀況以達到預期的發展呢?」
「可是一般這種預期的準確度並不大啊!只要有一半就是……」
「那是指一般而言。」
「那你又……」
「這可是軍事機密喔。」藏馬露出有點得意的笑容:「妳還是再想想要用什麼辦法來整他們吧。」
「來不及了。」來自未來的藏馬堵在門口:「其他的出路也都已經封死了。」
「什麼?你們是怎麼找到這裡的?」
這時拿去了頭帶的飛影從另一個入口走了進來,額前的邪眼散發著妖異的光芒。
「想不到你們居然有個邪眼師……」
「即使藏身處用結界隱藏,但只要你們一離開,就無法預防邪眼的偵測。」
「別感動了,」藏馬有點受不了父親對他的熱烈歡迎,板著臉說:「我來是有件事情要拜託你的。」
「這樣啊,」尾閭似乎是察覺了自己的失態:「好吧,有什麼是我幫得上忙的?」
「幫我照顧這個妖怪到他自行離開為止。」藏馬拿出一張畫像:「明天一早我要你到東北方的林子裡撿到他。」
「好的,」尾閭不解:「但是為什麼……」
「他是我的舊部,你會發現他受了點傷,並且以為自己瞎了。」藏馬不理會尾閭的問題,繼續道:「後面接著的事才要你的專長:除了讓他繼續以為自己瞎了之外,你還要讓他懷疑是我陷害他的,而且讓他產生證明自己的慾望。」
「好是好,可是……」
「不要問我為什麼。以後你就會知道了,起碼大部分。」藏馬將畫像遞給尾閭:「我剛剛講的也許還不夠詳細,這後面寫了我希望他能達到的狀態和時程。」
「雖然還沒見到本人,但看樣子應該是沒問題。」尾閭把那張紙快速瀏覽過一遍:「不過這種事和我平常做的正好相反。」他抬頭看見藏馬轉身正要離開:「等等,好不容易回來一次,你這樣就要走了嗎?」
藏馬雖然停下了腳步,但並沒有回頭:「你從來沒告訴我……媽的事……」
「那個嗎……」尾閭一下子消沈了下去:「我只能是說我對不起她……也對不起你。」
「……」藏馬就這麼離開了,沒有回頭地。
「現在你大有一千年時間自己慢慢玩了。我可不奉陪。」
「……」
「我想,你應該也猜得到結果會是這樣。」
「沒錯,早在我倆的記憶不連貫的時候,我就有一點猜到了。」藏馬說:「但我卻無法拒絕這麼有趣的遊戲。」
「也許這就是所謂的命運,任何計算都無法預料的。」
「或許吧。」
「所以,就這樣結束了?」
「沒錯。」
「應該說你們拯救了世界。不過,就算歷史真有改變,我們也不可能會有感覺的。」
「對。」
「真狡猾。可是為什麼我總覺得你的心情沒有該有的好?」
「當然囉,像我這種平凡的小市民居然還被抓來出什麼任務,心情怎麼好得起來?」
「……少唬我。」
「呵……」
「不過,想不到他們居然會挑到一千年前……那時候發生了好多事。」
「是啊。」
「所以我現在會忙成這樣,果然還是你害的囉?」
「可是你自己難道真的不想嗎?」
「我就知道。」
「哼哼,可是我有說那些正聖神黨的目標就是你嗎?」
「不是嗎?」
「不告訴你。」
「你……才不上你的當。」
「不然你去問飛影啊。」
「那個小鬼才不會告訴我。」
「那問軀也可以啊。飛影會告訴她。」
「……」
「你不想的話,那我也沒辦法啦。」
「哼,你這死狐狸。」
「呵呵……」
……

NG鏡頭1

「是嗎。」柏高暗自思量,若是不和這妖狐合作,別說是任務,就連眼前自己的下場大約也不過是就地處決,或者更糟的,被送到魔界受審。很可能就是我要殺的人……唉,倒不如……她低下頭,沈默了許久:「……我想喝果汁……」
藏馬:「……我用水果K妳喔!」

NG鏡頭2

「ZZZ……!」鬼火揉了揉眼睛:「陰風!妳怎麼也在睡?妳不是說今天你要負責導航的嗎?快起來!」
「嗚……喵……」陰風撒嬌地叫了一聲。
「不對!笨貓快下去,叫陰風出來!」
「咕嚕咕嚕……」
「可惡……唔,算了。先睡個覺再說。」
「……唔?這裡是哪裡啊?」
「呼啊~還問啊,陰風妳要負責帶我們回家的不是嗎!」
「該死的!我不是陰風,我是封狼耶!怎麼會跑到陰風的戲裡來啊~~」
「……不管……我要睡了……妳要負責……到家叫我……唔嗯……ZZZ……」
「天哪!可惡!這不關我的事啦……陰風妳快出來啦!什麼!什麼叫妳想休息一個月?妳混蛋……」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