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rticles in 於是我寫

於是我寫 在帶著血氣的獸皮 我寫
在飽含桑汁的絲綢 啊 誰將我悄然提起
頭髮聳立如狼毫 沾滿腦汁與精液
劃過山河大地 凝成一組神秘的符碼
摘自 唐捐〈降臨〉

【備份】大河三片段

這原本只有一份存檔,事隔多年整理文件看到發現還是可用欸,怕不小心丟了,乾脆備份一下。所有的人名都是暫定。還有那個整理文件挖到不代表任何承諾。(掩面)

溺水的部分可能其實沒聲音這點,大概要看怎麼改一下……

Continue reading 【備份】大河三片段

《火蜥蜴的冬日節假期》的一些作者碎念

火蜥蜴要出實體書了,這邊先來打個書,請大家多多捧場支持一下欸嘿。購書連結下收文章尾端。

說起來很妙,對於作品的解讀詮釋,我自己當讀者的時候是偏向作者不要解釋太多派的,畢竟菜都端上桌了,你管我蒸蛋要光滑美麗的吃,還是當醬汁和飯攪在一起醜陋但美味的吃。(←是個去fine dinning餐廳可能會被趕出來的傢伙。)

但是輪到自己出書的時候,好像嘴巴還是憋不住的很大,一直想講我在這埋了什麼、我在那放了什麼,你們有看到嗎?(這人好煩)

是說既然電影都可以拿導演碎念版來當DVD特典了,那我這邊也來碎念一下好了。(欸)希望白爛程度不會比〈公主與狩獵者〉的導演講解版更糟。(「火是生命的象徵,她很努力在點火演得真好,這邊會和結尾人民心中的火相呼應。」一轉頭中場反派放火燒村啦哈哈哈。)

所以以下是一些作者自己埋得很爽,但是也就僅止於自爽的地方。

Continue reading 《火蜥蜴的冬日節假期》的一些作者碎念

【36酵II】火蜥蜴與冬季慶典01-06

火蜥蜴上市啦:購買這邊去

01

火蜥蜴在他的窩裡,滾過來,又滾過去。滾過來,又滾過去。

「啊——嗚嗚嗚嗚嗚嗚,好煩喔,為什麼要下雨?」

現在是冬天,從海上吹來的風幾乎天天都夾著綿綿陰雨。又濕、又冷,而且到處都在滴水。冰冰冷冷的雨水滴到身上的話,會讓火蜥蜴超級痛的。

下雨天不能出門;家裡的玩具都玩膩了;電視上的節目,通通都不好看。火蜥蜴滾過來,又滾過去。

「嗷嗷嗷,嗚嗚嗚嗚……雨再這樣下下去,我就要死翹翹了啦……欸?有信欸。」

郵差不知道什麼時候來過了,從門洞塞了很多信封進來。

火蜥蜴的朋友很少會寫信來。因為得用防火紙來寫,才不會一下子就燒光光,實在太麻煩了。可是今天怎麼有這麼多信?

火蜥蜴拿著長夾子翻看丟進來的信堆。這些都是哪來的什麼東西啊?

Continue reading 【36酵II】火蜥蜴與冬季慶典01-06

【36酵】 放途 31-Fin

31 普莉絲緹

「我有聽過和妳相同的口音。」

當岔路口的老闆那麼說時,普莉絲緹的心跳似乎快了那麼一拍。她提醒自己,相同口音的某人不能證明什麼,但他或許真的曾經過這裡,她的老友。

說來也很奇妙,普莉絲緹其實不太確定,若她真的找到老友,要和他說些什麼?只是要確認他過得好,好告訴他說她也是嗎?

然而那個夢時時出現,直到現在都仍繼續驅使著她來到這裡,繼續前進。

總之,旅店老闆很親切,他不介意讓犯人們也能清洗乾淨,上桌吃飯。在岔路口,一切都關乎選擇,他說,而只要客人選擇和平,他也會和平相待。

但就在派餅即將上桌的時候,事情發生了。

普莉絲緹認為瑪塔應該做了什麼,但她不太確定那確切是啥。然而一路窩在瑪塔懷裡的雞,在她要放下牠入座時,扭動著跳了起來,發出一串不太像雞叫的聲音。

「啵啵咖嘎啊啊啊,我可以說話啦!哈哈!」

Continue reading 【36酵】 放途 31-Fin

【36酵】 放途 25-30

25 衛隊長官

名義上的人界是直到北界山的這一側,但我們實際涉足的範圍是它的山腳,而真正控制的地方,就得再退一些。

除了霜堡。

霜堡作為人界與北境的隘口,由北方諸國共同設置,控制北界山脈最為低淺的入山路徑,預警可能來自北境的威脅……巴啦巴啦巴啦,這些廢話你可以不用聽。重點是從這裡到霜堡之間,只有零星的農莊和崗哨。你們可以跟著運補的隊伍走,但我們不會直線往那邊過去。想節省時間,也可以考慮找貨車小販同行。

但不要找那種單人小販,也不要投宿天黑之後你「忽然發現」的旅店。這一帶只有一家旅店可以信任,名字叫「岔路口」。幾年前從別處遷來的。這家的飯菜好吃,招牌是派餅,不過重點是他們有辦法處理那些不懷好意的傢伙。

不用那麼緊張,大部分非人生物都不會主動來找你,只是普通的防人之心不可無,懂嗎?

那麼沒問題的話,就隨時可以出發啦。

Continue reading 【36酵】 放途 25-30

【36酵】 放途 19-24

19 普莉絲緹

最後他們就一起逛市集了。

普莉絲緹原本只是想和古爾德說一聲市集的事,然而他不但也有意逛逛,更在那一大片攤位前又露出那個隱約迷惘的眼神。總覺得放他一個在這亂逛好像不是很好。

繽紛的顏色、混雜的氣味,這市集和她故鄉的市集不太一樣,卻又很相像。她在油炸點心的攤位前停了下來。

「串炸……巨蜘蛛、鈴鐺菇和薊花?」她考慮了一下下:「不管了,來份綜合好了。」

「等等那是蜘……」

「試過才知道呀,跟我家鄉的蟹肉丸子看起來是差不多的東西。」

「蟹肉?」

「螃蟹呀,想想長得也和蜘蛛差不多。我有個老朋友說,」普莉絲緹點數零錢:「第一個看著螃蟹說『我看到寇珀斯的靈,怎麼樣我都要吃下去』的人一定很怪。但你看這攤生意,不會太糟的。」

人們跟隨食蛛勇者或食蟹勇者的腳步製作串炸,而她則跟著老友的腳步北行。卻不知老友可還在人世?

Continue reading 【36酵】 放途 19-24

【36酵】 放途 13-18

13 火堆旁邊

晚餐草草,雞暫逃一劫。守夜人旁火光黯淡。

「也許我不該繼續帶著她,霜堡離那邊太近了。」

「你是指北境入口,魔道起點。踏上魔道的人數眾多,而歸者希。」

「問題是他們回來之後能幹什麼。偉大的沙堤聖者是魔道士,但恐怖的尼克曼希也是。魔道行者加上瘋狂,會惹出什麼我想都不敢。」

「聖者沙堤的瘋狂不見得小於尼克曼希。我倆投入此行,在某些人眼中也是瘋狂。但我明白你的考慮。瘋狂有許多面向,有些最好還是避免。我也無權干涉你行使量裁,但你這麼問,表示你還有疑慮吧?」

「不要跟我說什麼每個人都有重頭來……」

「重頭來過的機會,也包含重新轉世的重頭來過。」

「所以你建議……」

「不,我無權干涉。我關注的是你的想法,你確定即刻行刑是唯一,或者此時最合適的作法嗎?」

「……不,我不知道。」

「但是你想做,為什麼呢?」

Continue reading 【36酵】 放途 13-18

【36酵】 放途 07-12

07 大媽

放下戒心之後,農舍的大媽對他們展現出滿腔的熱情。

「教士大人,是教士大人吶!」她說,多皺摺的一張臉紅彤彤的:「平常外人我怕,怕要是妖精扮來騙人的。但它們絕對不敢假扮一個戴著大神靈聖物的教士大人。」

她在戴著鎖鏈的犯人前遲疑了一下,但接著似乎便決定除了一個之外,其餘的幾個小女孩兒犯不了什麼大事。

「這裡已經歸馬諾阿大人管了。要找領主大人的話,你們朝那個方向去,看見那座形狀像撅屁股的山了嗎?朝那座山的方向直直地走,今天晚上前應該會到艾爾家廢棄的老房子,你們大概可以在那過夜。

「從艾爾家門口轉向北,很快就會接到大路上的,到時再沿路往西北走就行了。」

「什麼?你說艾爾老家怎麼了?」大媽嘆了口氣:「還不就他家那個妖精種的丫頭。」

「時間還早,你們吃頓飯,我告訴你們。」

Continue reading 【36酵】 放途 07-12

【36酵】 放途 01-06

01 楔子

「你聽過霜堡嗎?在北方,那個有狼與巨人出沒的地方,與其說城鎮,不如說是村落——霜一般易逝的,人類與北境間最後一道防線。」

「然後呢?」

「這個嘛——你可打算來趟旅行?單程的。」

「打算?你是說命令。」

「別這樣,你可以選的。」

「死或流放的選擇也是選擇啦。」

「其實你還有幾個其他選項——不過我們姑且就當作是這樣吧。」 他聳聳肩:「老實說,我個人建議你選絞架。不過呢,這裡有些人覺得應該要給你個機會。霜堡不受人類國家的律法管轄,那兒自有自己的規則。到了那邊之後,我們會當作你已經離開人世。

「絞架或霜堡,你喜歡哪個?」

Continue reading 【36酵】 放途 01-06

36酵 X 噗浪短期寫作挑戰

因為和朋友聊起來大家互相拱一拱的如此所以 … More 36酵 X 噗浪短期寫作挑戰

【OUaT】第二十一日

王宮的寶座上,國王悲傷地坐著。宮廷中長久不見人們的歡聲笑語。
然而一開始,那似乎是個禮物。
那位來自遠方的老人,帶來琉璃鑲嵌的金壺。壺中醇酒湧溢,能令飲者活力充沛,日夜不眠。越是斟取,越是加倍湧現。
心滿意足的國王將酒水賜予大臣,賜予將軍,賜予立功的騎士與顯要。
他們喝了又喝,未曾注意邪惡的端倪已悄悄浮現。
這年春天如往常地降臨王國,然而枝頭新芽並未如期萌發,田裡的種子生長得遲緩細小,而人們突然驚覺,已經一陣子沒有聽見新生嬰兒的哭喊聲響。 Continue reading 【OUaT】第二十一日

【寫作磚】關於世界

不,這篇不是要說世界設定的東西;不過也對,這裡要來談談有關世界設定。
Continue reading 【寫作磚】關於世界

【龍蛋】第十二回-4

「不可以!就算你是可愛的超巨大胖嘟嘟鱷魚也別想搶我們家的咕──」學者話還沒說完,便再度受到致(未來生)命的攻擊。由於此次攻擊非常猛烈且毫不留情,於是看來伊羅墨斯暫時都再起不能了。
Continue reading 【龍蛋】第十二回-4

【龍蛋】第十二回-3

「喂,醒醒啊!」
Continue reading 【龍蛋】第十二回-3

【OUaT】第二十日

打從心底溫暖的金黃派!
Continue reading 【OUaT】第二十日

【龍蛋】第十二回-2

「什麼!老爺您毛病又犯了嗎?」被自家主人突然其來大吼嚇到的莫薩默絲,推了推臉上的玻璃,露出不予苟同的神情,以帕斯語提出忠實僕役的勸諫:「您每次都秀看一半就離席,拿票硬要全額退費,在老家也就罷了,大家都知道這是哈薩家的傳統,不這麼做您會癢,但身處外地可不能在羅馬丟帕斯人的臉呀……」
Continue reading 【龍蛋】第十二回-2

【龍蛋】第十二回-1

那是個豔陽高照的好天氣。
Continue reading 【龍蛋】第十二回-1

【OUaT】撲克牌版抽卡對照表

之前已經做過抽關鍵字的網頁版和 android 版小程式了。不過有時候,手摸得到的實體卡片洗起來抽起來的感覺,和電腦滑鼠點點的感覺其實還差蠻多的。
Continue reading 【OUaT】撲克牌版抽卡對照表

【OUaT】第十九日

我是一把劍。
Continue reading 【OUaT】第十九日

【螞蟻】哀歌

螞蟻喜歡出門。
Continue reading 【螞蟻】哀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