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月之夜

  應社團刊物邀稿而擠出來的短篇,該期主題是武俠。由於實在想不出該寫什麼,所以就把當時手邊的一篇奇幻靈感拿來,硬是刪掉了所有不武俠的部分改裝上陣。(連女主角都被刪掉啦。)改到最後,大概只剩下開場鏡頭和原本預定是相同的了。

  附帶一提的是,由於這回我交稿的早。這篇東西在社辦裡轉過一圈之後,就糊裡糊塗地多了兩個兄弟,變成三連環的小說。(其實說是完全糊裡糊塗也有點怪怪的,應該還是要感謝催稿學妹的強力催生才對。)另外兩篇不同作者的作品,目前放在賜稿區

目錄

月色淡薄,星光稀微,連蟲聲亦顯得隱約。

屋樑上,有人。
夜行人匍伏著,安靜而緊張,注視著,等待。他下意識地輕輕碰觸裝在臂上的腕刺,檢測著它的牢固,黑色刀身隱藏不住鋒刃上的隱隱藍光。等一下,那人就會出現了吧?今晚的目標。
對於自己會走上殺手這條路,他既不感到羞恥或者自責,也並不為之志得意滿,只是用一種冷冷的眼光旁觀著:這種事總也得有人來做﹔而自己,也總是得找個方法混口飯吃。再說殺手的目標多半是些官員或者富豪,再不然便是江湖中人。想來也是做了許多荼毒生民或者魚肉鄉里的事,根本不需要為他們感到難過。
不,其實殺手很清楚,對於這些自己根本都不在乎。不管他們是好是壞,其實他都不曉得。身為一個殺手,他什麼也不在乎。他不在乎自己殺了他們之後會引起什麼樣的後果,對自己,或者對其他人。他不相信神佛的存在,至於那些會為此責備自己的人,也都早已不在人世了。那麼,他還需要在乎什麼?任務,必須達成。後果,與他無關。
再等一下,目標應該就會批完今日的公文,回房睡覺了。殺手對於待會將發生的衝突感到些微的興奮。數個時辰的守候,只換來瞬間的刺激。也許,他只是為了這一刻才選擇了這行業?想法在殺手的腦中一閃即逝。他不習慣想這種事,也不在乎最後的答案。
書房門呀地一聲開了,目標打著呵欠,一臉安適地走了出來。殺手立刻繃緊了全身神經。
目標逐漸接近,十步、三步、兩步……
一個用紅色頭繩綁著兩支沖天砲的小女孩突然快步跑了進來,吵鬧而歡悅地:「爹爹,抱!」
「喲!妳這個小壞蛋!」雖然是皺著眉責罵,但目標卻仍是慈愛地抱起了撒嬌的小女孩:「晚上不睡覺,一定又是背著奶娘偷溜出來喔!」
小女孩唧唧的笑個不停:「爹,我跟你說喔……」
目標帶著小女孩逐漸遠去……
要同時解決這兩人而又不引起騷動會有點麻煩,所以殺手沒有動手。但他知道這其實只是個藉口。殺手大可以趁現在目標送小女孩回房時潛進臥房,等他進來睡覺時再動手。但這現在對殺手來說卻極度缺乏吸引力,只不過徒然令人一想起就感到百般地倦怠、無聊而不想動作罷了。簡單地說,他現在已經不想殺死這個目標了。原因,殺手不知道,也不打算去想。
晚風輕柔,吹得人一片通體舒暢,殺手的心情也隨之愉快起來。一個鎩羽而歸的殺手,就是一個死殺手,他很清楚這點。但那又如何呢?他其實並不真的很在乎。身為一個殺手,他什麼也不在乎。

後記

這篇是應學校社團刊物「新文」的需要而寫的。本來應該要是篇武俠小說。從來沒寫過武俠小說的狼只好隨便抓了篇舊設定改成類似武俠的場面。
所謂的改其實就是把不武俠的地方刪掉。
結果當然是幾乎都被刪光了。相同的地方,大概只有一開始男主角潛伏在屋頂上的那一幕。還有就是那種什麼都不在乎的心情。
援用來寫這一篇的舊設定原本是為了要描寫「不在乎、無所謂」這種心理狀態而誕生的一篇故事。這在幾乎被刪光了的此篇中奇蹟似地被保存了下來。不過,雖然本篇的目的被達到了,但是還是會另外找時間把它寫出來吧?畢竟,「女生最強」的部分並沒有被表達到。(女主角也被刪了)
也因為被刪光了,所以本來很擔心武俠小說沒辦法寫短的,結果居然寫出了動筆以來最短的一篇小說。

This article was written by 封狼

One thought on “黑月之夜”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